首页 > 3 旅游知识 > 《西湖情韵》解说词5——曲院风荷

《西湖情韵》解说词5——曲院风荷

2010年3月5日 AEROFISH 1,583 views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当荷花在曲院夏是地风中

恣(zi)意摇曳的时候

当八百年前南宋宫廷画师追逐的目光

随着荷叶上露珠的颤动得悠远的时候

曲院荷风

注定了载入西湖十景景目的归宿

然而几百年之后

或许是一个黄昏

或许是一个清晨

在一个皇帝的笔下

曲院荷风的雅号不复存在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名字,曲院风荷

这就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曲院风荷

它是曲院荷风的变异

也是曲院荷风的延续

这个延续的介质

是因为美

因为这份馥郁

超越了时代和文化的意义

曲院荷风

描述了曲院中的荷花盛况

一幅唯美主义的风景图

曲院风荷

则赋予了自然景致一种哲学意境

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春

康熙御笔在手,心绪万千

曾经的荷香悠远

曾经的醇酒芬芳

现如今竟落得曲院是曲院

荷花是荷花

遥想前朝南宋

赵公堤西端洪春桥头的九里松旁

雅称“曲院”的官办酿酒作坊

红火异常

曲院枕荷塘

荷韵酒香,飘之弥远

而眼前的曲院荷风

红衣绿擎开满岳湖

水榭回廊朱颜未改

唯独不见曲院

难觅酒香

荷花依然

曲院不再

康熙万端感慨之中

曲院风荷跃然纸上

如果说消失了曲院的荷花

意味着一种文化的不自觉丢失

是“曲院风荷”的表层意义

那么 它的深层意蕴在于曲院和荷花

两种不同思想价值的直白

曲院

展现的是附着在南宋宫廷生活中的

酒文化、酒政治

而荷花

却是人性中至善至美至真的象征

这象征

也是荷花的风骨

荷花的风月

从伦理价值的层面解析曲院与荷花

两者看似风马牛毫不相干

但曲院风荷的命题

在这里却是十分精妙的关联

二零零三年

曲院风荷景区新建“酒文化园”

却找不到南宋宫廷御酒配方

市民周杏仁说

酒方他有

酿好的现酒也有

叫女贞

巧的是

周杏仁的祖上是《爱莲说》作者周敦颐

荷花和酒的结缘

在这个周氏家族中

竟也可寻到一线脉络

按照《盘溪周氏宗谱》记述

北宋宣和九年

周敦颐后人周伯达为金兵所害之后

其夫人李氏随

南宋高宗赵构的母亲隆祐太后南渡

几经周折

迁到了浦江盘溪

酒方记述

时帝好酒

奈诸酒具阳

多饮耗血、伤神、损肝、害脾

帝责御酒坊会太医院酿制上品以供御用

两院奉诏参诸神农歧黄

求遍汉唐良方终成佳酿

名为“女贞”

赵构皇帝喝了女贞酒后

大喜,题诗到

岁寒操守秉三阴

凌冬不凋离火孕

至静至阴心身洁

皇宫御苑天子亲

曲院繁荣,宫廷奢靡

然而酒本无罪

重要的是

酒对不同事物的观照

庄了也好酒,好谈酒

谈酒中的哲学

庄了为代表的楚国饮酒文化观念

基本上偏于酒神精神

他发现饮酒与对天真的追求

人生的态度有相通处

因而饮酒被纳入“道”的体系

成为体道

会道的一个领域

他还认为

饮酒也是一种观人途径

提出要观察人的真性情

关键是要恢复丧失已久的天真

办法有九种

其中之一就是“醉之以酒,以观其则”

荷花

历来享有“花中君子”的美名

将荷花性情之美推向极致的

是北宋周敦颐

周敦颐虽为北宋理学的开山祖师

濂溪学派的奠基者

但三十多年的仕宦生涯

始终未曾显达

隐居庐山后

每到闲时

观望濂溪一色荷花

内心总是被它出瘀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的高雅淡泊气质所感动

那一天,夏日骄阳

周敦颐看着水中的莲花

清香、洁净、秀拔

触景生情

写下美文《爱莲说》

盛赞莲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汉唐以来

佛教把莲花的自然属性

和佛教的教义、规则、戒律相类比美化

世间逐渐形成一种对莲花

完美崇拜的心理

《爱莲说》的精到

在于周敦颐用唯美主义的笔调

传达了思想深处的佛学因缘

使得信奉和不信奉佛教的人

同时都能从对荷花品性的赞美中

得到心灵的洗涤

荷花在生活领域中的衍生是丰富的

俞平伯“西湖六月十八夜”一文

描述了杭州人放荷灯的情形

那一夜

湖中大放荷花灯

灯用纸扎成荷花状

下缀以木片

轻浮水面

中间点燃红烛

多至千余盏

随波飘荡,掩映湖面

一时间灯影闪烁

星星点点

但是 俞平伯又说

至于放放荷灯这种把戏

都因为惯住城中的人不甘清寂

才想出来的花头

未必真有什么雅趣

荷文化的触角从波从波光粼粼的西湖

向餐桌攀援

以荷花为主题的菜肴、小点

从荷叶粉蒸肉

荷花糕到叫化童鸡

不胜枚举

荷花 中国最古老的花卉

从开始的陆地生活

演变为水中生植物

这种壮丽的迁徙如何在

生命的延续中完成的

现代人无法确切地知道

但关于西湖荷花的来源

传说却也不少

有一个故事说

古时西湖原没有荷花

有仙女羡慕人间天堂的景色

看着满湖绿水晶莹

心旷神怡之余

觉得茫茫空无一物

有些美中不足

于是拔下玉簪

抛掷到西湖

刹那间,满湖荷花盛开

从曲院风荷开始

追溯到曲院荷风的踪迹

在文化的不自觉丢失之后

审美价值仍然高尚

但在伦理价值和思想价值面前

依然只是绿叶

虽然可以擎天

却终究不能芳香百里

这 就是曲院消失的宿命

这 也是荷花不衰的必然

因为水中的荷花

已经常驻在芸芸众生的

心灵世界里

【最后修改时间:2010年3月7日】

本文对我无帮助,减1分本文对我有帮助,加1分 (本文对您有帮助吗?)
Loading ... Loading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