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3 旅游知识 > 《西湖情韵》解说词4——花港观鱼

《西湖情韵》解说词4——花港观鱼

2010年3月4日 AEROFISH 1,708 views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花港观鱼

在西湖十景景目中

是一个最平实的名字

到花港去看鱼

一句白话

意思尽在其中

正如它的名字

花港观鱼从来也都是一个

平平淡淡的景点

不曾人流如潮

也不至于人迹罕至

古人说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花港观鱼似乎也蕴涵了

这样的哲学意境

花港观鱼

并不是关于一个地方和一种鱼类的故事

它是人类在一种精神放逐

和身体放逐冲撞中的一次灵感实现

是一个关于文人和文人之间对话的主题

园林

这 注定了花港观鱼

永远不会是杭州最热闹的地方

于是

花港观鱼有幸在日益喧嚣的都市中

持守了那份难得的宁静

一九五零年

一个海棠经雨胭脂透的早晨

小万柳堂

花港观鱼中的一处园林

再易其主

这个新主人

就是我国

近代著名文学家、哲学家和教育思想家

被尊为

“千年国粹、一代儒宗”的马一浮

小万柳堂

早先是无锡廉惠卿和其妻所建

又名廉庄

转让给富翁蒋国榜之后

改名为兰陔别墅

又随主人之姓

别号蒋庄

园林雅号随主人的转换而变更

从另一个侧面

印证了园林存在的价值

取决于园林的主人

马一浮的到来

就像春雨之万木

点化了花港观鱼

在园林意义上的复苏

园林不仅是一种精神

某种抽象的观念

而(且)是人、精神和身体

同处一处

共同修炼所造的场所

七十多年前的那个秋夜

数点雨声,朦胧淡月

马一浮独自凭栏

西湖波光难觅雷峰塔影

恰在这时

任东南五省联军统帅

驻扎杭州的孙传芳

因仰慕前来拜访时居杭州的马一浮

马一浮自然不见

家人说,以人不在家为托词吧

马一浮却断然回答说

告诉他,人在家,就是不见

然而

曾几何时

前来拜访马一浮的

李叔同和弟子丰子恺

谈笑风生间

主人已将他们

送过了河西的走廊

主这蜿蜒的九曲桥超越了视觉愉悦

在有限的距离中

以一种空间形式使时间被延长

实现了时空的延续

这种空间形式

准确的演绎了

依依不舍的送别情谊

这九曲桥

佐证了中国的园林艺术

远远超越了纯粹的视觉局宥

被寄予了很多情感因素在里面

并且以非常具体的方式

实现了人的情感在园林中的转化

花港观鱼得以在

西湖十景中占有一席之地

并不表明从

园林结构本身来讲是最优秀的

它的荒芜和兴盛

更多的是一种机缘

公元一一三八年,绍兴八年

宋高宗行都杭州后

一色楼台三十里

内侍官卢允升也随风而动

在花港一带建造花园别墅

称为“卢园”

园内叠山理水,广植花木

蓄养数十种异种鱼

当时游人汇集

雅仕题咏,盛极一时

到了南宋宁宗时

宫廷画师马远、祝穆

雅题西湖十景景目

卢园也列入其中

题名花港观鱼

南宋亡国后

卢园颓败

清康熙年间重建花港观鱼

从大麦岭迁徙到

映波和锁澜两桥之间

咸丰末年

又被兵乱所毁

公元一八六九年,同治八年

重建池、碑亭

到了光绪年间

小万柳堂、陈庄、红栎山庄等

私家园墅如雨后春笋相继落成

不可否认

花港观鱼从过去的私家园林

到今天山水园林的演变

是一种文化精神在时间和空间上的

传承和发展

藏山阁

精巧如眉眼

马一浮的身影

没有随岁月的轮回而消失

却在乱花飞溅人欲迷的

背景中依稀可见

南望黛色南屏

西有苍翠西山

里西湖

小南湖水光潋滟

鱼乐园

牡丹园秀色分呈

六桥烟柳浅水拢云

放眼望去

多方胜景

近在咫尺

真可谓远山近水皆有情

落花水面是文章

在园林的大框架中

我们来重新阅读康熙御笔

“花港观鱼”中的一个字

仔细看看康熙题字可以发现

出自皇帝之手的字

竟然少了一点

康熙信奉佛教

佛教讲究普渡众生

将“鱼”字下面的四点

改成三点

是因为古汉语中的“火”

也可以用四点表示

康熙省略“鱼”中一点

强调了水

只有在水中

鱼的生命才是生动的

一点之差,水火不同

即使康熙是皇帝

在园林的大框架中

那种自然流露的文人气质

是任何人、任何时候都无法遁形的

古人如此,现代人也是如此

信步花港

聊以观鱼

在西湖情韵中体悟园林

我们可以寻见

在现代艺术家的行为中

对造园的实践

依然遵循了

中国古典园林最基本的宗旨

隐逸的主题

尽管它的外在形式有时是不古典

甚至是反传统的

杭州历来是文人隐居的首选之地

如果说一个古典文人始终

难以摆脱隐居的欲望

在城市中隐居

在隐居中沉思默想

从喧嚣中封存身体

放松精神,训练感觉

这 正是园林的本意

花港观鱼

一场断断续续的文人之间的对话

历朝文人对西湖的钟爱

早已经挣脱了最初的浪漫而回归平淡

就像传统和现代

总是在冲撞中纠缠不清难分难舍一样

关于平淡和浪漫

在园林的气质中

是一种没有边界的分割

是同一色调的对比

从根本上说

也是文人对话的精髓

因为

平淡是一种境界

一种脱胎于中国文人精神的一种境界

【最后修改时间:2010年3月7日】

本文对我无帮助,减1分本文对我有帮助,加1分 (本文对您有帮助吗?)
Loading ... Loading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