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6 科普知识, Z 转载文章 > 阿波罗13号登月任务记录照片(1969-1970)

阿波罗13号登月任务记录照片(1969-1970)

2010年12月18日 AEROFISH 2,852 views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1970年美国阿波罗计划(Project Apollo)中的第三次载人登月任务出现了事故,幸运的是没有人员伤亡。这里记录了当时的一些珍贵照片。

1、阿波罗13任务的标志

任务名称: 阿波罗13号
呼号: 指令/服务舱(CSM):奥德赛
登月舱(LM):水瓶座
成员人数: 3
发射地点: 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
LC 39A
发射: 1970年4月11日19:13:00 UTC

降落: 1970年4月17日 18:07:41 UTC

南纬21度38分,西经165度21分

任务时间: 5天22小时54分钟41秒
远地点: 185.6千米
近地点: 181.5千米
地球轨道周期: 88.07分钟
地球轨道倾角: 33.5°
质量: 指令舱:28,945千克
登月舱:15,235千克

阿波罗13号(Apollo 13)是阿波罗计划(Project Apollo)中的第三次载人登月任务。发射后两天,服务舱的氧气罐发生的爆炸严重损坏了航天器,使其大量损失氧气和电力;三位宇航员使用航天器的登月舱作为太空中的救生艇。指令舱系统并没有损坏,但是为了节省电力在返回地球大气层之前都被关闭。三位宇航员在太空中经历了缺少电力、正常温度以及饮用水的问题,但仍然成功返回了地球。

任务成员

吉姆·洛威尔(James A. Lovell,曾执行双子星7号、12号、阿波罗8号以及阿波罗13号任务),指挥官
杰克·斯威格特(Jack L. Swigert,曾执行阿波罗13号任务),指令/服务舱驾驶员
弗莱德·海斯(Fred W. Haise,曾执行阿波罗13号任务),登月舱驾驶员

替补成员

替补成员同样接受任务训练,在主力成员因各种原因无法执行任务时接替。

约翰·杨(John Young,曾执行双子星3号、10号、阿波罗10号、16号、STS-1以及STS-9任务),指令长
杰克·斯威格特(Jack Swigert,曾执行阿波罗13号任务),指令/服务舱驾驶员
查尔斯·杜克(Charles Duke,曾执行阿波罗16号号任务),登月舱驾驶员

支持团队

支持团队并不接受任务训练,但被要求能够在会议时代替某位宇航员,并参与任务计划的细节敲定。他们也经常在任务被执行时担任地面通讯任务。

文斯·布兰德(Vance Brand,曾执行阿波罗-联盟测试计划、STS-5、STS-41-B以及STS-51任务)
杰克·洛斯马(Jack Lousma,曾执行天空实验室3号以及STS-3任务)
威廉·波格(William Pogue,曾执行天空实验室4号任务)
约瑟夫·科文(Joseph Kerwin,曾执行天空实验室2号任务)

变更

肯·马丁利是原计划中的指令/服务舱驾驶员,但是他由于接触了风疹,在发射前3天被杰克·斯威格特替换。他后来成为担任了阿波罗16号任务的指令/服务舱驾驶员。

电影中:“休士頓,我们有麻煩了。”(Houston, we have a problem.)其实不是当时实际的情况所说的。

真实的情况是:“好,休士顿,我们这里已经出问题了”(Okay, Houston, we've had a problem here.) 出自斯威格特之口。稍后洛威尔则回报了一句类似的话:“休士顿,我们已经出问题了。”(Houston, we've had a problem.)

2、阿波罗13号月球岩石采集器(训练版),旁边那个人指着的是一个传感器。旁边有一部电视摄像机。在阿波罗13号升空时,这上面安装的是彩色电视摄像机。右下边有钳子和探杆,左下角是锤子和月尘铲。1969年。

3、月球岩石采集器的背面 1969年

4、月球岩石采集器采集器的彩色清晰正面照片 1969年

5、阿波罗13后备宇航员Jack Swigert准备进入飞船作高空地面试验。1969年9月拍摄。

6、阿波罗13后备宇航员John Young (左),和Jack Swigert进入飞船做高空地面试验。1969年摄。

7、阿波罗13成员合影。Jim Lovell (左), Ken Mattingly以及Fred Haise。注意Lovell此时左臂上并没有区别他级别的条纹。

8、Jim Lovell在地面操作图中的设备,后备指令长John Young(图片中心偏右背对我们)正在认真观看。

9、Jim Lovell (左) 和 Fred Haise 完成了训练。1970年1月17日拍摄。

10、Ken Mattingly正在进行水下逃生训练,拍摄于1970年1月17日。

水下逃生是一个很重要的科目,以防止返回舱溅落海面时,因强风、降落伞故障、防翻气球(返回舱溅落后顶部充气的那几个大“足球”)无法充气时候,导致返回舱顶部向下倒扣在海上,此时宇航员不能等待救援,在返回舱沉入海底前,必须立即采取措施打开顶部舱口,从水下自助逃生。

图中所见的返回舱模型就是处于倒扣在水下。两个蛙人正在监控Ken Mattingly的逃生状况。

11、Fred Haise正在进行地面操作钻机训练。这钻机将用于月球岩石勘探。1970年1月28日拍摄。

12、Jim Lovell(左)和Fred Haise在LM(登月舱)模拟机前摆POSE。拍摄于1970年1月28日。

13、近拍Fred Haise在地面训练操作数据采集相机,他的镀金面罩上反射出周围的环境。这种相机从阿波罗13号到17号均有装备。Fred左手袖口上面的那个卡片是相机的操作检查单。1970年1月28日拍摄。

14、Jim Lovell在ALSEP外的空地上使用月面探测设备,可以看见图中设备的螺丝已经打开,顶部已经开始弹出。Jim Lovell的宇航服胸前有红色小球。左手腕有操作手册(相机),背包天线是黑色的,可以凭此特征来从这些照片中辨认出他来。1970年2月3日拍摄。

15、Fred(背包是红色天线)和Jim Lovell(背包是黑色天线)正在学习操作钻机钻孔。

16、John Young(左)正在练习挖掘采集土壤样本。

17、Jim Lovell 迎来了他42岁生日。照片拍摄于1970年3月25日,照片上,Lovell手臂上佩戴了红色条纹。这是照片中首次看见他带上这个区别他身份的标志。

18、阿波罗13号宇航员们整装出发,前往发射中心。1970年3月26日。

19、生命背包。左边是Fred Haise的。右边是Jim Lovell的。

20、三名宇航员和发射台合影。左边是Fred Haise、Jim Lovell, 右边是Ken Mattingly。后面是正在组装的土星5号火箭。

21、Jim Lovell 带队, Fred Haise和 Jack Swigert 进入发射台 ,1970年4月11日.

特别说明:本来阿波罗13号是有Ken Mattingly的,但是在发射前,他因为皮肤红点,被误诊为麻疹,因此被取消了任务资格,后备宇航员Jack Swigert成为本次任务的宇航员。

但也因为这个错误决定,Ken Mattingly在地面上挽救了阿波罗13号。(详见电影《阿波罗13号》)

22、这个复制品曾经在霍华德导演的电影《阿波罗13号》的登月舱中被展示过。上面是三名宇航员签名。

23、阿波罗13号指令舱地面测试。阿波罗13号的失败,就是因为指令舱的氧气罐爆炸造成飞船侧壁炸裂而失控。

24、土星五号火箭正在被运入NASA总装大楼。1969年8月8日拍摄。

25、尚未和飞船对接的土星五号正在转运过程中。照片前面停满了NASA工作人员的汽车。1969年8月8日拍摄。这些60年代的汽车毫无疑问的证明了阿波罗计划的年代……。

26、LM-7登月舱正在被吊装。(两张照片左右对比拼合),1969年12月10日拍摄。

27、登月舱到位后,正在吊装整流罩。1969年12月10日拍摄

28、还未开始吊装的整流罩和土星五号配件。1969年12月10日。

29、整流罩吊装到位。1969年12月10日。

30、漂亮的图片。组装完成的土星五号和阿波罗13号正在转运到发射阵地。黄昏降临了,履带运输车打开了巨大的探照灯,把整个土星五号火箭照亮。1969年12月16日。

31、NASA拥有世界最大的履带运输车。(这玩意儿至今还有一辆在肯尼迪航天中心运行,用来搬运航天飞机和火箭到发射台,已经服役近半个世纪)。

32、1970年3月24日,土星五号火箭开始灌注液态氧。

33、俯拍土星五号和阿波罗13号。1970年3月24日。

34、矗立在发射台的土星五号。1970年4月10日拍摄。

35、1970年4月11日,阿波罗13号发射升空。

36、1970年4月11日,阿波罗13号发射升空。

37、1970年4月11日,阿波罗13号发射升空。升空仅仅几分钟后,火箭出现异常情况,第二级火箭中的一个引擎提早两分多钟熄火。休斯敦地面指挥中心的火箭专家立即向火箭指令系统发出指令,他们让另外四个引擎延长点火时间,以弥补不足的功率。然后再让第三级火箭点火9秒,才使“阿波罗13号”终于正常进入环地球轨道,但比预定时间推迟了44秒钟。

但是这个事件却显示了土星五号火箭强悍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这也是土星五号从发射到退役都从未经历失败的原因。

38、Gene Kranz(地面飞行指令长),背对着我们,正在看阿波罗13号传回的电视信号。大屏幕上的宇航员是Fred Haise。1970年4月13日拍摄。

39、1970年4月13日,在阿波罗13号发生意外后,8名宇航员聚集在任务操作控制室(MOCR)任务控制中心(MCC),前排左到右, 分别是MOCR教导官员Raymond F. Teague; 宇航员埃德加D. Mitchell和宇航员阿伦B. Shepard Jr.。后排左到右,是科学家宇航员安Crew. Tony England; 宇航员乔H. Engle; 宇航员Eugene A. Cernan; 宇航员罗纳德E.伊万斯;

1970年4月14日,02:08:53.555 UTC ,当时阿波罗13号离地球321,860千米。指挥中心要求三位宇航员搅动氧气罐,以保证氧气能够均匀分布。斯威格特搅动氧气罐后,损坏的氧气罐特氟纶绝缘电线起火,使氧气罐内的气压增加(标准气压为7百万帕),并导致爆炸。
爆炸同时也损坏了服务舱的其他部分,一号氧气罐的损坏尤其严重。爆炸后,指令/服务舱的两个氧气罐的氧气全部损失。服务舱里的氧气是指令/服务舱电力产生系统的必须部分,也就是说,航天器的电力在爆炸后便所剩无几。指令舱里还有返回大气层时所需的电池,但只能在接近地球,与服务舱脱离后使用约十小时。由于返回大气层的电池必须保留以安全返回,所以三位宇航员不得不把登月舱当作“救生艇”。

40、从阿波罗13号登月舱上看见的月面。1970年4月13日。

41、Deke Slayton正在检查那个自制的二氧化碳过滤系统。由于飞船氧气瓶爆炸后,氧气基本泄漏殆尽。燃料电池功率损失了一大半,而且二氧化碳过滤系统超负荷运转,已经很快会危及到三名宇航员生命。因此地面人员想出了办法,利用飞船上仅有的材料制造了这个救命系统。(电影《阿波罗13号》中对此有很详细的讲述)

42、飞船上的宇航员依照地面人员的指导,制作好了这个简陋而有效的二氧化碳过滤系统。

43、阿波罗13号自救中。正在组装二氧化碳过滤系统。

44、美丽的家园,地球。来自阿波罗13号。

45、阿波罗13号最后24小时–地面控制中心。1970年4月16日。

46、阿波罗13号服务舱分离后,指挥中心控制它做了一个旋转。让宇航员拍摄受损的服务舱,以了解事故原因和损害状态。

图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服务舱的侧壁已经被炸飞一整块,一个氧气罐已经不复存在。燃料电池被炸得七零八落。

47、“奥德赛”和登月舱“宝瓶座”分离了(图中是分离开的登月舱,正对我们的是它顶部)。虽然它没有按计划实现月面着陆。但是三名宇航员利用登月舱的电力供应和火箭推进系统操纵阿波罗13号顺利进入了返回轨道,它挽救了三名宇航员的生命。

48、“休斯顿,这里是阿波罗13号,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

49、“阿波罗13号,这里是休斯顿。欢迎回家!”

1970年4月17日,一个让人铭记的时刻,阿波罗13号返回舱载着三名宇航员成功溅落在太平洋预定地点。

50、美国海军航空母舰–硫磺岛号和救援直升机。蛙人小组已经下海打捞返回舱。1970年4月17日。

51、另一架海军救援直升机也在下放蛙人小组。1970年4月17日。

52、三名宇航员已经被救出返回舱。蛙人正在准备吊篮。1970年4月17日。

53、Jack Swigert被吊上直升机。1970年4月17日。

54、救援任务执行长官 Rear Admiral Donald C. Davis在硫磺岛号(U.S. Iwo Jima)航空母舰甲板上欢迎Fred Haise (左), Jack Swigert,以及Jim Lovell顺利返回地球。

55、休斯顿地面控制中心欢庆阿波罗13号乘员安全返航。地面飞行指令长Gene Kranz 正叼着雪茄享受。他前面的Deke Slayton正在握手庆祝。

56、蛙人小组正在等待返回舱被吊上硫磺岛号甲板。

57、阿波罗13号返回舱被吊上甲板。

58、阿波罗13号返回舱。

59、阿波罗13号返回舱内部。很多人认为当年没有电脑系统这飞船怎么上去的。很简单,是依靠最基础的物理原理和这些繁琐的电控开关。下面的黑色板上是各开关说明。

60、Jim Lovell正在阅读当天刚出版的“檀香山星公报”。报纸的标题是:尼克松前往祝贺 —宇航员安全返回

61、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第一位访华的美国总统)祝贺阿波罗13号成员安全返航。Jack Swigert在最左边,然后是Fred Haise和Jim Lovell。1970年4月18日。

62、Fred Haise (左), Jim Lovell, 尼克松总统 和Jack Swigert 在夏威夷Hickham空军基地。1970年4月18日。

尽管事故本身非常不幸,但三位宇航员仍应该感到幸运航天器在去月球途中出现了问题而不是返回途中;否则他们在紧急情况下可调动的资源、设备以及电力都会大大减少。如果服务舱的爆炸发生在环绕月球或者返回地球途中(如果正常登月,登月舱会在登月任务结束后被丢弃),三位宇航员生存的几率会变得很低。

矛盾的是,爆炸前氧气罐的另一次故障可能恰恰救了阿波罗13号三位宇航员的性命。

任务开始后46小时40分钟后,二号氧气罐指针读数出现了问题,一度超过了100%。为了解决问题,也为了找出原因,斯威格特被要求搅动氧气罐:这次额外的搅动原本会被安排在登月之后。如果真的是这样,洛威尔和海斯就可能在踏上月球之后再也没有踏上地球的机会了。

任务结束后,航空航天局对整个事件进行了一次详细的调查,并对航天器进行了改进以保证类似事件不会再次发生。

由于阿波罗计划保留了详细的制造纪录和问题纪录,液态氧气罐几近灾难的爆炸原因最终被缩小到几个小故障的共同作用。

【来源网易博客】


本文对我无帮助,减1分本文对我有帮助,加1分 (本文对您有帮助吗?)
Loading ... Loading ...

  1. 2010年12月18日12:53 | #1

    我是来看看 评论效果的

    [嵌套回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